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863|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儒家学说]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複製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延章按:华夏人明之久远者,非士莫之能也。士中国特有阶层,是公卿的『臣』,所谓『食士』则是。而优则仕,士大夫不但是文化的创造者,更是政治菁英,士人首先拥有深厚的人文学识,及高远的人文理想,然后才入仕,以政治实践理想。中国古代的阶层,以儒家学说人文伦理相贯穿,以『事功』的思想确立阶层之间的关系,如公、公卿之间有『君臣』关系,君臣乃至所有的人伦关系,则以仁义礼知信基本类型,与近代西方传来的『斗争』式阶级关系完全不同,强调的是和谐共事、相互消长。在儒学人文大环境之下,中国特有的士大夫阶层,普遍具有『修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崇高理想,因此,孔夫才说『不可以不弘毅,重而道远』,而不是说其他阶层。同时,言『士』不言『公卿』『君王』,也映了儒家在道统治统上的一贯态度:道统规正治统。如说阶层斗争思维的思想武器摆脱宗教统治,导致了西方权分立,及近代民主选举制的诞生,那么,儒家的人文伦理学说,及士大夫阶层的存在,则诞生并充实了中国数千年的民本政治思想。这也是中国的皇权帝制虽然类似于西方的封建制度,却并不会导致西方中世纪那种黑暗独裁的主要原因

又按:弘者其犷大,毅者其坚远,者缺一不可,犹文质之彬彬,弘毅方能承其重任。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论语·泰伯篇·第七章士不可以不弘毅原文

简体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正體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爲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口语解释

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大刚毅,因为担当重而且道路远。把仁道作为自己的担当,不也很重吗?直到死才停下,不也很远吗?』

延章疏:士人不能容受不弘大不刚毅,承重任致远道的人,没有弘毅的志向不能成就。以达仁于天下为自己的责任,不是很重的吗?没有恢弘之志不行。至死才停止自己的责任,不是很深远的吗?没有刚毅之志不成。

注释

士:卿大夫之下一层。后世引申为学者、人。〖论语稽〗:『士之义,推十而任事者也。由士而大夫,由大夫而卿相而君,皆由士推而上之。〖礼·记〗篇:子曰:「仁之为器重,其为道远。举者莫能也,行者莫能致也。」在常人视天下事无与于己,而士则任天下事如己,倘非弘毅,何以胜之?』

不可:不能许可。

以:以之为。

弘:广、弘大。

毅:刚毅、强而能断也。咸:『士弘毅,然后能负重任,致远路。』朱子:『非弘不能胜其重,非毅无以致其远。』

重、远:弘则所存者大,故能任重;毅则所守者固,故能致远(郑汝谐)。〖说〗:『所谓任重者,以仁为己任也。所谓道远者,当用力以终吾身焉。』

仁以为己任:仁,人道。穆:『仁以为己任,即以人道自任。』张栻:『仁者,人之道。为士者,求所以尽人之道,其任重矣。』

朱子:『仁者,人心之全德。』〖后汉书〗:『仁者,之德,己所自有,故当为己任程子:『学者须先识仁,义礼知皆仁也。』

已:停止。朱子:『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

刘宗周:『死而后已,死亦未己,尧舜其心至今在。』

先贤注疏

〖论语注疏〗曰:此章明士行也

孔安国曰:以仁为己任,重莫重焉;死而后已,远莫远焉

伊藤仁斋曰:士之所以必贵乎弘毅者,以无此量则不能任重致远也。德遍乎海,仁也;泽及乎昆虫,仁也;教乎世,仁也;救患弭难,亦仁也。以此为任,不亦乎?一息尚存,能持此志,而不可失焉,不亦乎?故士不可以不弘毅者,盖贵其素养也。

程子曰:弘而不毅,则无规矩而难立;毅而不弘,则隘陋而无以之。又曰:弘大刚毅,然后能胜重任而远到

〖论语集说〗曰:弘则可以大受,毅则以力行。如人负重器,适远涂(途),若不能容受,则何以胜其重?不能强忍则何以至于远?必是有大力量,然后能胜其重而至于远

〖论语稽〗曰:弘毅以器识言,重远以事功言。盖必有此器识,而后能建此事功也

郑汝谐曰:曾子之学,以鲁得之。鲁,笃实也以笃实之资而加以三省之功,及其也,可以辅幼主,可以行国政,虽死生之际,不可得而夺。惟其能任此事,是以能为此言也。弘而不毅,则易变;毅而不弘,则狭隘。此数语,其介如石,其重如山岳,诸子未易企及也

刘宗周曰:真能弘者,取道必远;不远,则前功尽废,无所任矣。弘毅者,为仁之功也。仁者,人也,有是人则有是仁,推诿不得,歇住不得,故不可以不弘毅。仁不越几席之微,而天地万物囿焉君子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此全副精神。然君子不从大处求,则从微处求,故约而易操,求而即至,重而轻,远而近。

陈祥道曰:士不可以不尚志,不可以不弘毅。弘则张大而有容,毅则致果而有济孟子曰:『其为气也,至大至刚。』盖人生莫不有刚大之气,患乎不能尚志以帅之。尚志以帅之,则弘可以致至大,毅可以致至刚,故能任重而道远。〖坤〗言『厚德载物』,〖乾〗言『自强不息』,则任重者地道,远者天道充弘毅至此,则大人之事备

李光地曰:前文连记曾子数章,以尽于此。合而观之,『以能问于不能』章是,『可以托六尺之孤』章是,但其根本则在战战兢兢以存心,而用力于『容貌颜色辞气』之际而已。盖心弥小则德弥宏,行弥谨则守弥固。〖易〗之〖大过〗,任天下之重者也,而以藉用茅为基;〖大壮〗,极君子之刚者也,而以非礼弗履自胜。故朱子之告陈同甫曰:『临深履薄,敛然于规矩准绳之中,而其自任以天下之重者,虽贲育不能夺也。』可谓得曾子之传者矣。

钱穆曰:本章以前共五章,皆记曾子语。后两章直似孟子气象,于此可见学脉

〖四书解义〗曰:此一章书是曾子责士以体仁之意。为学莫大于求仁,而曾子卒得道统之传,有以也夫

云门隐者按:仁者,人道也;圣者,天道也。曾子一生力行孝悌,吾日三省,动容貌、正颜色、出辞气于平时,『以临深履薄为基,以仁为己任为量』,又托寄而不可夺于大节,敦厚刚毅,气象宏大,终为一代圣贤,即由人道而天道者也,所以能于颜子殁后,传夫子之道者也。

附录

杨名时曰:传圣人之道者,颜曾二子。『有疾』五章记曾子语而举其称述颜子者,则希贤以希圣之涂(途)径在兹矣。首记曾子临殁所示战兢危惧之旨,次及病革所举容貌颜色辞气之重,所谓战兢危惧者,即在此三贵间而已。(再记称述吾友之希贤而希圣。)〖孟子〗『诸侯之礼未学,班爵禄之类,只闻其略』,不害为传道之大贤也。虚受者进学之不已,忘怒者己私之净尽,验之于日用容止之际,察之于性情度量之间,而所谓于圣道庶乎者可得矣。辅主庇民、扶危定倾之业,岂有外于此邪?皆一敬之所操存涵养,使无亏其天德之纯者,非以仁为己任者能之乎?学之节次,知耻近勇其始也,庄敬日强其中也,存顺殁宁其终也。是在善法曾子者。抑论君子者,定之于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之,而其平日所从事,乃在于去暴慢、消鄙倍、根心生色、不骄不争,有以养而成之。虽欲顷刻之不战兢惕厉而可得乎?暴慢、鄙倍、不信之尽蠲(juān),骄吝忿争之尽去,则于夫子之温良恭俭让者几矣

本章参考书目

礼记〗〖论语集解〗〖论语注疏〗〖论语集注〗〖论语全解〗〖癸巳论语解〗〖论语意原〗〖论语稽〗〖论语集释〗〖论语集说〗〖论语正义〗〖论语学案〗〖论语新解〗〖论语讲要〗〖论语劄记〗〖论语古义〗〖后汉书〗〖四书解义〗。



开设有《道德经》《易经》《孔子家语》《管子四篇》《论语》等经典课程,以及文化艺术、修身养生、文明对话等内容和资讯。
點贊

1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推薦
遊客  發表於 2019-9-6 09:27
士这个阶层,也是会变质的。理想的士族,为国家为民族奋斗至死,可是,也要国家能为士族虑其家族吖。
如果国家暴虐成性,对于士族动辄杀刮,那么,除非士族是缺根筋,否则一定会变质。
一旦整个士族阶层,变质人数占一半以上,国家就会开始腐化,人性堕落,政权腐烂,最终在恶性循环中走向灭亡。
點評

使用道具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新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