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9670|回復: 3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詩經

[複製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来源: 漢川草廬  作者: 漢川草廬
                2011/01/25 初校完成

中國最早詩歌。非一時一地一人所作,採集從周初至春秋中葉百年間的歌謠作品和宗廟樂章,共百零五篇,分為風、雅、頌三大類,為中國文學總集之祖,代當時北方文學。漢初傳者有齊、魯、韓、,漢末以後,齊、魯、韓三家詩逐漸衰微,惟毛詩,盛行至今。



(資料來源:教育部國語辭典)
國風?周南國風?召南國風?邶風
國風?鄘風國風?衛風國風?
國風?鄭風國風?齊風國風?魏風
國風?唐風國風?秦風國風?陳風
國風?檜風國風?曹風國風?豳風
小雅?鹿鳴之什小雅?南有嘉魚之什小雅?鴻鴈之什
小雅?節南山之什小雅?谷風之什小雅?甫田之什
小雅?魚藻之什大雅?文王之什大雅?生民之什
大雅?蕩之什周頌?清廟之什周頌?臣工之什
周頌?閔予小之什魯頌?駉之什商頌
詩經略說
點贊

0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周南(今河南西南部及湖北西北部一帶) 關雎
關雎,后妃之德也,風之始也,所以風天下而正夫婦也,故用之鄉人焉,用之邦國焉。
風,風也、教也。風以動之,教以化之。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詩。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
故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主文而譎諫,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曰風。至于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異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國史明乎得失之迹,傷人倫之廢,哀刑政之苛,吟詠情性,以風其上,達於事變而懷其舊俗者也。故變風發乎情,止乎禮義。發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禮義,先王之澤也。是以一國之事,繫一人之本,謂之風。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廢興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於神明者也。是謂四始,詩之至也。然則關雎、麟趾之化,王者之風,故繫之周公。南,言化自北而南也。鵲巢、騶虞之德,諸侯之風也,先王之所以教,故繫之召公。周南 、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是以關雎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憂在進賢,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賢才而無傷善之心焉,是關雎之義也。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鍾鼓樂之。
關雎五章,章四句;故言三章,一章章四句、二章章八句。
【語譯】
雎鳩這水鳥兒正關關聲和鳴著,在這小小的水洲上。體態美好又有德誼的女子,是人人夢寐以求的好配偶啊!
雜亂不齊的荇菜,在這河邊左右搖動著。體態美好又有德誼的女子,早晚都想求得啊!
追求不到,只好日夜思念著。唉!思之不已,翻來覆去是如何也睡不著。
雜亂不齊的荇菜,採荇女子正左右摘取著。體態美好又有德誼的女子啊,彈琴弄瑟好迎合她。
雜亂不齊的荇菜,採荇女子正左右揀取著。體態美好又有德誼的女子啊,敲鐘打鼓好迎娶她。
關雎被列在詩經的首篇,可見它的重要性與優美。在毛詩詩序中說關雎是「后妃之德也」,所以這篇是教化天下人正夫婦之倫。
據墨子說法,琴瑟鐘鼓皆非平民之樂,故這是王公貴族的婚姻教育詩。也有人說這是諷刺、舉賢、搶婚等等,什麼論調都有。我們要瞭解,在孔子時,詩經這本書是被拿來教導倫理五常的,從中去學習做人為政的大道理,所以即使有些只是民間的愛情歌謠,被穿鑿附會是顯而易見的,所以一大堆論調是想當然爾。
姑且不論其他,當就字面而言,這毋寧是描寫一男子見一美人而後單相思,欲追求,渴望結合的情詩。
雎鳩是一種水鳥,相傳這種鳥一生下來就定偶,恩愛非常,到死都不分,如有一方死亡,另一方會不再食,哀鳴而亡,所以古人常以雎鳩表夫妻間的堅貞愛情。聽到雎鳩如此協調和鳴,心中不免產生情思,那窈窕淑女正是人人欽羡的好伴侶。
雜亂的荇草在河岸左右搖動著,那心中愛慕的女子,也正準備採擷而搖擺著,這婀娜多姿形影多撩人,無時無刻不想追求到。也藉著這左右搖擺,暗示女子的心無法捉摸,表現出猶疑不前、患得患失的心情,這心情終日煎熬,連睡覺都思念到無以成眠。這種想愛卻不知如何愛,又無法不愛的情愁,表現十分淋漓。
這窈窕淑女正在河邊採集荇菜,愛慕之情已無以宣洩,心中只好幻想著,用悠揚的琴瑟來表與她已和鳴,用鐘鼓的喜樂之音,來表已迎娶她進門,以慰這相思之苦。在古代,琴瑟常用來表示夫妻合好,鐘鼓是用在婚嫁上的樂音,所以有注家說這是婚禮的祝賀詩,這男子終追求到所愛,如願以償。
《論語.八佾》有云:「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這是非常中肯的評論。觀全詩充滿著浪漫情懷,從思慕,而欲追求,後渴望,描寫心理深刻細微,情感濃烈又不致無病呻吟。整首詩的音韻非常調合,我們今日讀之,亦朗朗上口。文字簡單樸實,藉採荇來表心之變化,詩之婉約表現即在此。無豔麗之感,無雕琢字句,但情感之表現卻如此豐富,比起其他的宗教詩,或王公貴族的享樂詩來說,這民間歌謠更貼近人心,更使我們瞭解與愛好。
【注釋】
雎鳩:雎ㄐㄩ,水鳥名。
關關:鳥的和鳴聲,是狀聲詞。
洲:水上的小陸地,如沙洲。
逑:聚合之意。好逑,好配偶之意。
參差:ㄘㄣㄘ雜亂不齊的樣子。
荇菜:荇ㄒㄧㄥˋ一種植物,即莧ㄒㄧㄢˋ菜。
寤寐:寤ㄨˋ早上睡醒時,寐晚上就寢時,比喻為無時無刻。
悠哉悠哉:思之不已的嘆息詞。
采:同採,古用采。
芼:ㄇㄠˋ摘取之意。
譯註:luo
葛覃
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則志在於女功之事,躬儉節用,服澣濯之衣,尊敬師傅,則可以歸。安父母、化天下以婦道也。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黃鳥于飛,集于灌木,其鳴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是刈是濩,為絺為綌,服之無斁。
言告師氏,言告言歸,薄汙我私,薄澣我衣;害澣害否?歸寧父母。
葛覃三章,章六句。
卷耳
卷耳,后妃之志也。又當輔佐君子,求賢審官,知臣下之勤勞;內有進賢之志,而無險詖私謁之心,朝夕思念,至於憂勤也。
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懷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維以不永懷。
陟彼高岡,我馬玄黃;我姑酌彼兕觥,維以不永傷。
陟彼砠矣,我馬瘏矣,我僕痡矣,云何吁矣!
卷耳四章,章四句。
樛木
樛木,后妃逮下也。言能逮下而無嫉妬之心焉。
南有樛木,葛藟纍之;樂只君子,福履綏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樂只君子,福履將之。
南有樛木,葛藟縈之;樂只君子,福履成之。
樛木三章,章四句。
螽斯
螽斯,后妃子孫眾多也。言若螽斯,不妬忌,則子孫眾多也。
螽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爾子孫繩繩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爾子孫蟄蟄兮!
螽斯三章,章四句。
桃夭
桃夭,后妃之所致也。不妬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鰥民也。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桃夭三章,章四句。
兔罝
兔罝,后妃之化也。關雎之化行,則莫不好德,賢人眾多也。
  肅肅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肅肅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肅肅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兔罝三章,章四句。
芣苢
芣苢,后妃之美也。和平則婦人樂有子矣。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芣苢三章,章四句。
漢廣
漢廣,德廣所及也。文王之道,被于南國,美化行乎江漢之域,無思犯禮,求而不可得也。
  南有喬木,不可休思;漢有游女,不可求思。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翹翹錯薪,言刈其楚。之子于歸,言秣其馬。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翹翹錯薪,言刈其蔞。之子于歸,言秣其駒。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漢廣三章,章八句。
汝墳
汝墳,道化行也。文王之化,行乎汝墳之國,婦人能閔其君子,猶勉之以正也。
  遵彼汝墳,伐其條枚,未見君子,惄如調飢。
遵彼汝墳,伐其條肄,既見君子,不我遐棄。
魴魚赬尾,王室如燬;雖則如燬,父母孔邇。
汝墳三章,章四句。
麟之趾
麟之趾,關雎之應也。關雎之化行,則天下無犯非禮,雖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時也。
  麟之趾,振振公子,吁嗟麟兮!
麟之定,振振公姓,吁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吁嗟麟兮!
麟之趾三章,章三句。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召南(今漢水下游至長江一帶) 鵲巢
鵲巢,夫人之德也。國君積行累功,以致爵位;夫人起家而居有之,德如鳲鳩,乃可以配焉。
維鵲有巢,維鳩居之;之子于歸,百兩御之。
維鵲有巢,維鳩方之;之子于歸,百兩將之。
維鵲有巢,維鳩盈之;之子于歸,百兩成之。
鵲巢三章,章四句。
采蘩
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澗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宮。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還歸。
采蘩三章,章四句。
草蟲
  草蟲,大夫妻能以禮自防也。
  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說。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見君子,我心傷悲;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夷。
草蟲三章,章七句。
采蘋
  采蘋,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則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于以采蘋?南澗之濱。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維筐及筥。于以湘之?維錡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誰其尸之?有齊季女。
采蘋三章,章四句。
甘棠
  甘棠,美召伯也。召伯之教,明於南國。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敗,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說。
甘棠三章,章三句。
行露
  行露,召伯聽訟也。衰亂之俗微,貞信之教興,彊暴之男,不能侵陵貞女也。
  厭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
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雖速我獄,室家不足。
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雖速我訟,亦不汝從。
行露三章,一章三句、二章章六句。
羔羊
  羔羊,鵲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國,化文王之政,在位皆節儉正直,德如羔羊也。
  羔羊之皮,素絲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
羔羊之革,素絲五緎;委蛇委蛇,自公退食。
羔羊之縫,素絲五總;委蛇委蛇,退食自公。
羔羊三章,章四句。
殷其靁
  殷其靁,勸以義也。召南之大夫,遠行從政,不遑寧處,其室家能閔其勤勞,勸以義也。
  殷其靁,在南山之陽;何斯違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其靁,在南山之側;何斯違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其靁,在南山之下;何斯違斯,莫或遑處?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其靁三章,章六句。
摽有梅
  摽有梅,男女及時也。召南之國,被文王之化,男女得以及時也。
  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摽有梅三章,章四句。
小星
  小星,惠及下也。夫人無妬忌之行,惠及賤妾,進御於君,知其命有貴賤,能盡其心矣。
  嘒彼小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維參與昴,肅肅宵征,抱衾與裯,寔命不猶。
小星二章,章五句。
江有汜
  江有汜,美媵也。勤而無怨,嫡能悔過也。文王之時,江沱之閒,有嫡不以其媵備數。媵遇勞而無怨,嫡亦自悔也。

  江有汜,之子歸,不我以;不我以,其後也悔。
江有渚,之子歸,不我與;不我與,其後也處。
江有沱,之子歸,不我過;不我過,其嘯也歌。
江有汜三章,章五句。
野有死麕
  野有死麕,惡無禮也。天下大亂,彊暴相陵,遂成淫風。被文王之化,雖當亂世,猶惡無禮也。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林有樸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
野有死麕三章,二章章四句、一章三句。
何彼襛矣
  何彼襛矣,美王姬也。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雝之德也。
  何彼襛矣,唐棣之華!曷不肅雝,王姬之車。
何彼襛矣,華如桃李;平王之孫,齊侯之子。
其釣維何?維絲伊緡;齊侯之子,平王之孫。
何彼襛矣三章,章四句。
騶虞
  騶虞,鵲巢之應也。鵲巢之化行,人倫既正,朝廷既治。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則庶類蕃殖,蒐田以時。仁如騶虞,則王道成也。
  彼茁者葭,壹發五豝,于嗟乎騶虞!
彼茁者蓬,壹發五豵,于嗟乎騶虞!
騶虞二章,章三句。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邶風(今河南省北部及與河北省接鄰之地) 柏舟
柏舟,言仁而不遇也。衛頃公之時,仁人不遇,小人在側。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
我心匪鑒,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
憂心悄悄,慍于群小,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心之憂矣,如匪澣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柏舟五章,章六句。
綠衣
  綠衣,衛莊姜傷己也。妾上僭,夫人失位而作是詩也。
  綠兮衣兮,綠衣黃裡。心之憂矣,曷維其已?
綠兮衣兮,綠衣黃裳。心之憂矣,曷維其亡?
綠兮絲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無訧兮。
絺兮綌兮,淒其以風。我思古人,實獲我心。
綠衣四章,章四句。
燕燕
  燕燕,衛莊姜送歸妾也。
  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飛,頡之頏之。之子于歸,遠于將之,瞻望弗及,佇立以泣。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于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淵;終溫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勗寡人。
燕燕四章,章六句。
日月
  日月,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難,傷己不見荅於先君,以至困窮之詩也。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胡能有定?寧不我顧! 
日居月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寧不我報!
日居月諸,出自東方。乃如之人兮,德音無良。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日居月諸,東方自出。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報我不述。
日月四章,章六句。
終風
  終風,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暴,見侮慢而不能正也。
  終風且暴,顧我則笑。謔浪笑敖,中心是悼。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終風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願言則嚏。
曀曀其陰,虺虺其靁。寤言不寐,願言則懷。
終風四章,章四句。
擊鼓
  擊鼓,怨州吁也。衛州吁用兵暴亂,使公孫文仲將,而平陳與宋。國人怨其勇而無禮也。
  擊鼓其鏜,踊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擊鼓五章,章四句。
凱風
  凱風,美孝子也。衛之淫風流行,雖有七子之母,猶不能安其室,故美七子能盡其孝道,以慰其母心,而成其志爾。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勞。
凱風自南,吹彼棘薪。母氏聖善,我無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
睍睆黃鳥,載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凱風四章,章四句。
雄雉
  雄雉,刺衛宣公也。淫亂不恤國事,軍旅數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曠,國人患之而作是詩。
  雄雉于飛,泄泄其羽。我之懷矣,自詒伊阻。
雄雉于飛,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實勞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遠,曷云能來?
百爾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雄雉四章,章四句。
匏有苦葉
  匏有苦葉,刺衛宣公也。公與夫人並為淫亂。
  匏有苦葉,濟有深涉,深則厲,淺則揭。
有瀰濟盈,有鷕雉鳴。濟盈不濡軌,雉鳴求其牡。
雝雝鳴鴈,旭日始旦。士如歸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須我友。
匏有苦葉四章,章四句。
谷風
  谷風,刺夫婦失道也。衛人化其上,淫於新昏而棄其舊室,夫婦離絕,國俗傷敗焉。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不遠伊邇,薄送我畿。
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宴爾新昏,如兄如弟。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宴爾新昏,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淺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黽勉求之。凡民有喪,匍匐救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為讎。既阻我德,賈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爾顛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爾新昏,以我御窮。
有洸有潰,既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來塈。
谷風六章,章八句。
式微
  式微,黎侯寓于衛,其臣勸以歸也。
  式微,式微!胡不歸?微君之故,胡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歸?微君之躬,胡為乎泥中?
式微二章,章四句。
旄丘
  旄丘,責衛伯也。狄人迫逐黎侯,黎侯寓于衛。衛不能脩方伯連率之職,黎之臣子,以責於衛也。
  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叔兮伯兮,何多日也!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叔兮伯兮,靡所與同。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叔兮伯兮,褎如充耳。
旄丘四章,章四句。
簡兮
  簡兮,刺不用賢也。衛之賢者仕於泠官,皆可以承事王者也。
簡兮簡兮,方將萬舞。日之方中,在前上處。碩人俁俁,公庭萬舞。
有力如虎.執轡如組。左手執籥,右手秉翟,赫如渥赭,公言錫爵。
山有榛,隰有苓,云誰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簡兮三章,章六句。
泉水
  泉水,衛女思歸也。嫁於諸侯,父母終,思歸寧而不得,故作是詩以自見也。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懷于衛,靡日不思。孌彼諸姬,聊與之謀。
出宿于泲,飲餞于禰。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問我諸姑,遂及伯姊。
出宿于干,飲餞于言。載脂載舝,還車言邁。遄臻于衛,不瑕有害。
我思肥泉,茲之永歎;思須與漕,我心悠悠。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泉水四章,章六句。
北門
  北門,刺仕不得志也。言衛之忠臣,不得其志爾。
  出自北門,憂心殷殷。終窶且貧,莫知我艱。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王事適我,政事一埤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謫我。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遺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北門三章,章七句。
北風
  北風,刺虐也。衛國並為威虐,百姓不親,莫不相攜持而去焉。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攜手同行。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攜手同歸。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惠而好我,攜手同車。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三章,章六句。
靜女
  靜女,刺時也。衛君無道,夫人無德。
  靜女其姝,俟我于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靜女三章,章四句。
新臺
  新臺,刺衛宣公也。納伋之妻,作新臺于河上而要之。國人惡之,而作是詩也。
  新臺有泚,河水瀰瀰。燕婉之求,籧篨不鮮。
新臺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魚網之設,鴻則離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新臺三章,章四句。
二子乘舟
  二子乘舟,思伋、壽也。衛宣公之二子,爭相為死。國人傷而思之,作是詩也。
  二子乘舟,汎汎其景;願言思子,中心養養。
二子乘舟,汎汎其逝;願言思子,不瑕有害。
二子乘舟二章,章四句。

使用道具 舉報

5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鄘風(今河南省新鄉縣之地) 柏舟
柏舟,共姜自誓也。衛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誓而弗許,故作是詩以絕之。
汎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兩髦,實維我儀。
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汎彼柏舟,在彼河側。髧彼兩髦,實維我特。
之死矢靡慝,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柏舟二章,章七句。
牆有茨
  牆有茨,衛人刺其上也。公子頑通乎君母,國人疾之而不可道也。
  牆有茨,不可埽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醜也。
牆有茨,不可襄也。中冓之言,不可詳也。所可詳也,言之長也。
牆有茨,不可束也。中冓之言,不可讀也。所可讀也,言之辱也。
牆有茨三章,章六句。
君子偕老
  君子偕老,刺衛夫人也。夫人淫亂,失事君子之道,故陳人君之德,服飾之盛,宜與君子偕老也。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
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髮如雲,不屑髢也。
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揚且之皙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縐絺,是紲袢也。
子之清揚,揚且之顏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君子偕老三章,一章七句、一章九句、一章八句。
桑中
  桑中,刺奔也。衛之公室淫亂,男女相奔,至于世族在位,相竊妻妾,期於幽遠。政散民流,而不可止。
  爰采唐矣,沬之鄉矣,云誰之思?美孟姜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麥矣,沬之北矣,云誰之思?美孟弋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葑矣,沬之東矣,云誰之思?美孟庸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桑中三章,章七句。
鶉之奔奔
  鶉之奔奔,刺衛宣姜也。衛人以為宣姜鶉鵲之不若也。
  鶉之奔奔,鵲之彊彊。人之無良,我以為兄。
鵲之彊彊,鶉之奔奔。人之無良,我以為君。
鶉之奔奔二章,章四句。
定之方中
  定之方中,美衛文公也。衛為狄所滅,東徙渡河,野處漕邑,齊桓公攘戎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營宮室,得其時制,百姓說之,國家殷富焉。
  定之方中,作于楚宮。揆之以日,作于楚室。樹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升彼虛矣,以望楚矣。望楚與堂,景山與京。降觀于桑,卜云其吉,終然允臧。
靈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駕,說于桑田。匪直也人,秉心塞淵,騋牝三千。
定之方中三章,章七句。
蝃蝀
  蝃蝀,止奔也。衛文公能以道化其民,淫奔之恥,國人不齒也。
  蝃蝀在東,莫之敢指。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朝隮于西,崇朝其雨。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乃如之人也,懷昏姻也,大無信也,不知命也。
蝃蝀三章,章四句。
相鼠
  相鼠,刺無禮也。衛文公能正其群臣,而刺在位承先君之化無禮儀也。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相鼠有齒,人而無止。人而無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相鼠三章,章四句。
干旄
  干旄,美好善也。衛文公臣子多好善,賢者樂告以善道也。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絲紕之,良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絲組之,良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絲祝之,良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干旄三章,章六句。
載馳
  載馳,許穆夫人作也。閔其宗國顛覆,自傷不能救也。衛懿公為狄人所滅,國人分散,露於漕邑。許穆夫人閔衛之亡,傷許之小,力不能救,思歸唁其兄,又義不得,故賦是詩也。
  載馳載驅,歸唁衛侯。驅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則憂。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遠。
既不我嘉,不能旋濟。視爾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懷,亦各有行。許人尤之,眾穉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控于大邦,誰因誰極?
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
載馳五章,一章六句、二章章四句、一章六句、一章八句。

使用道具 舉報

6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衛風(今河南省汲縣一帶) 淇奧
淇奧,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聽其規諫,以禮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詩也。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奧,綠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瑩,會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奧,綠竹如簀。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
寬兮綽兮,倚重較兮。善戲謔兮,不為虐兮。
淇奧三章,章九句。
考槃
  考槃,刺莊公也。不能繼先公之業,使賢者退而窮處。
  考槃在澗,碩人之寬。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考槃三章,章四句。
碩人
  碩人,閔莊姜也。莊公惑於嬖妾,使驕上僭。莊姜賢而不荅,終以無子,國人閔而憂之。
  碩人其頎,衣錦褧衣。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盻兮。
碩人敖敖,說于農郊,四牡有驕,朱幩鑣鑣,翟茀以朝。大夫夙退,無使君勞。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鱣鮪發發,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碩人四章,章七句。

  氓,刺時也。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別,遂相奔誘。華落色衰,復相棄背;或乃困而自悔,喪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風焉。美反正,刺淫泆也。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于頓丘。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
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嗟鳩兮,無食桑葚;于嗟女兮,無與士耽。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氓六章,章十句。
竹竿
  竹竿,衛女思歸也。適異國而不見荅,思而能以禮者也。
  籊籊竹竿,以釣于淇。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竹竿四章,章四句。
芄蘭
  芄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
  芄蘭之支,童子佩觿。雖則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芄蘭之葉,童子佩韘。雖則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芄蘭二章,章六句。
河廣
  河廣,宋襄公母歸于衛,思而不止,故作是詩也。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誰謂河廣?曾不容刀;誰謂宋遠?曾不崇朝。
河廣二章,章四句。
伯兮
  伯兮,刺時也。言君子行役,為王前驅,過時而不反焉。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執殳,為王前驅。
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願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諼草,言樹之背。願言思伯,使我心痗。
伯兮四章,章四句。
有狐
  有狐,刺時也。衛之男女失時,喪其妃耦焉。古者國有凶荒,則殺禮而多昏,會男女之無夫家者,所以育人民也。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有狐三章,章四句。
木瓜
  木瓜,美齊桓公也。衛國有狄人之敗,出處于漕,齊桓公救而封之,遺之車馬器服焉。衛人思之,欲厚報之,而作是詩也。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木瓜三章,章四句。

使用道具 舉報

7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王風(今洛陽一帶) 黍離
黍離,閔宗周也。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過故宗廟宮室,盡為禾黍,閔周室之顛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詩也。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穗。行邁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實。行邁靡靡,中心如噎。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黍離三章,章十句。
君子于役
  君子于役,刺平王也。君子行役無期度,大夫思其危難以風焉。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
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
雞棲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無飢渴。
君子于役二章,章八句。
君子陽陽
  君子陽陽,閔周也。君子遭亂,相招為祿仕,全身遠害而已。
  君子陽陽,左執簧,右招我由房,其樂只且。
君子陶陶,左執翿,右招我由敖,其樂只且。
君子陽陽二章,章四句。
揚之水
  揚之水,刺平王也。不撫其民,而遠屯戍于母家,周人怨思焉。
  揚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與我戍申。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揚之水,不流束楚。彼其之子,不與我戍甫。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揚之水,不流束蒲。彼其之子,不與我戍許。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揚之水三章,章六句。
中谷有蓷
  中谷有蓷,閔周也。夫婦日以衰薄,凶年饑饉,室家相棄爾。
  中谷有蓷,暵其乾矣。有女仳離,嘅其歎矣。嘅其歎矣,遇人之艱難矣。
中谷有蓷,暵其脩矣。有女仳離,條其歗矣。條其歗矣,遇人之不淑矣。
中谷有蓷,暵其濕矣。有女仳離,啜其泣矣。啜其泣矣,何嗟及矣。
中谷有蓷三章,章六句
兔爰
  兔爰,閔周也。桓王失信,諸侯背叛,構怨連禍,王師傷敗,君子不樂其生焉。
  有兔爰爰,雉離于羅。我生之初,尚無為;我生之後,逢此百罹。尚寐無吪!
有兔爰爰,雉離于罦。我生之初,尚無造;我生之後,逢此百憂。尚寐無覺!
有兔爰爰,雉離于罿。我生之初,尚無庸;我生之後,逢此百凶。尚寐無聰!
兔爰三章,章七句。
葛藟
  葛藟,王族刺平王也。周室道衰,棄其九族焉。
  緜緜葛藟,在河之滸。終遠兄弟,謂他人父;謂他人父,亦莫我顧。
緜緜葛藟,在河之涘。終遠兄弟,謂他人母;謂他人母,亦莫我有。
緜緜葛藟,在河之漘。終遠兄弟,謂他人昆;謂他人昆,亦莫我聞。
葛藟三章,章六句。
采葛
  采葛,懼讒也。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采葛三章,章三句。
大車
  大車,刺周大夫也。禮義陵遲,男女淫奔,故陳古以刺今大夫不能聽男女之訟焉。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穀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皦日。
大車三章,章四句。
丘中有麻
  丘中有麻,思賢也。莊王不明,賢人放逐,國人思之,而作是詩也。
  丘中有麻,彼留子嗟;彼留子嗟,將其來施施。
丘中有麥,彼留子國;彼留子國,將其來食。
丘中有李,彼留之子;彼留之子,貽我佩玖。
丘中有麻三章,章四句。

使用道具 舉報

8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鄭風 (在今河南新鄭縣) 緇衣
緇衣,美武公也。父子並為周司徒,善於其職,國人宜之。故美其德,以明有國善善之功焉。
緇衣之宜兮,敝,予又改為兮,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緇衣之好兮,敝,予又改造兮,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緇衣之蓆兮,敝,予又改作兮,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緇衣三章,章四句。
將仲子
  將仲子,刺莊公也。不勝其母,以害其弟。弟叔失道而公弗制;祭仲諫而公弗聽,小不忍以致大亂焉。
  將仲子兮,無踰我里,無折我樹杞。
豈敢愛之?畏我父母。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踰我牆,無折我樹桑。
豈敢愛之?畏我諸兄。仲可懷也,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踰我園,無折我樹檀。
豈敢愛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三章,章八句。
叔于田
  叔于田,刺莊公也。叔處于京,繕甲治兵,以出于田,國人說而歸之。
  叔于田,巷無居人。豈無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無飲酒。豈無飲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適野,巷無服馬。豈無服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叔于田三章,章五句。
大叔于田
  大叔于田,刺莊公也。叔多才而好勇,不義而得眾也。
  大叔于田,乘乘馬,執轡如組,兩驂如舞。
叔在藪,火烈具舉,襢裼暴虎,獻于公所。將叔無狃,戒其傷女。
叔于田,乘乘黃,兩服上襄,兩驂鴈行。
叔在藪,火烈具揚,叔善射忌,又良御忌,抑磬控忌,抑縱送忌。
叔于田,乘乘鴇,兩服齊首,兩驂如手。
叔在藪,火烈具阜,叔馬慢忌,叔發罕忌,抑釋掤忌,抑鬯弓忌。
大叔于田三章,章十句。
清人
  清人,刺文公也。高克好利而不顧其君,文公惡而欲遠之不能。使高克將兵而禦狄于竟,陳其師旅,翱翔河上。久而不召,眾散而歸,高克奔陳。公子素惡高克,進之不以禮,文公退之不以道,危國亡師之本,故作是詩也。
  清人在彭,駟介旁旁,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
清人在消,駟介麃麃,二矛重喬,河上乎逍遙。
清人在軸,駟介陶陶,左旋右抽,中軍作好。
清人三章,章四句。
羔裘  羔裘,刺朝也。言古之君子,以風其朝焉。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彼其之子,舍命不渝。
羔裘豹飾,孔武有力。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彼其之子,邦之彥兮。
羔裘三章,章四句。
遵大路
  遵大路,思君子也。莊公失道,君子去之,國人思望焉。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袪兮。無我惡兮,不寁故也。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手兮。無我魗兮,不寁好也。
遵大路二章,章四句。
女曰雞鳴
  女曰雞鳴,刺不說德也。陳古義以刺今不說德而好色也。
  女曰雞鳴,士曰昧旦。子興視夜,明星有爛。將翱將翔,弋鳧與鴈。
弋言加之,與子宜之。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知子之來之,雜佩以贈之;知子之順之,雜佩以問之;知子之好之,雜佩以報之。
女曰雞鳴三章,章六句。
有女同車
  有女同車,刺忽也。鄭人刺忽之不昏于齊。太子忽嘗有功于齊,齊侯請妻之。齊女賢而不取,卒以無大國之助,至於見逐,故國人刺之。
  有女同車,顏如舜華。將翱將翔,佩玉瓊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顏如舜英。將翱將翔,佩玉將將。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有女同車二章,章六句。
山有扶蘇
  山有扶蘇,刺忽也。所美非美然。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
山有橋松,隰有游龍。不見子充,乃見狡童。
山有扶蘇二章,章四句。
蘀兮
  蘀兮,刺忽也。君弱臣強,不倡而和也。
  蘀兮蘀兮,風其吹女。叔兮伯兮,倡予和女。
蘀兮蘀兮,風其漂女。叔兮伯兮,倡予要女。
蘀兮二章,章四句。
狡童
  狡童,刺忽也。不能與賢人圖事,權臣擅命也。
  彼狡童兮,不與我言兮。維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與我食兮。維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狡童二章,章四句。
褰裳
  褰裳,思見正也。狂童恣行,國人思大國之正己也。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豈無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豈無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褰裳二章,章五句。

  丰,刺亂也。昏姻之道缺,陽倡而陰不和,男行而女不隨。
  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悔予不送兮。
子之昌兮,俟我乎堂兮,悔予不將兮。
衣錦褧衣,裳錦褧裳。叔兮伯兮,駕予與行。
裳錦褧裳,衣錦褧衣。叔兮伯兮,駕予與歸。
丰四章,二章章三句、二章章四句。
東門之墠
  東門之墠,刺亂也。男女有不待禮而相奔者也。
  東門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則邇,其人甚遠。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東門之墠二章,章四句。
風雨
  風雨,思君子也。亂世則思君子,不改其度焉。
  風雨淒淒,雞鳴喈喈。既見君子,云胡不夷?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既見君子,云胡不瘳?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風雨三章,章四句。
子衿
  子衿,刺學校廢也。亂世則學校不脩焉。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子衿三章,章四句。
揚之水
  揚之水,閔無臣也。君子閔忽之無忠臣良士,終以死亡而作是詩也。
  揚之水,不流束楚。終鮮兄弟,維予與女。無信人之言,人實迋女。
揚之水,不流束薪。終鮮兄弟,維予二人。無信人之言,人實不信。
揚之水二章,章六句。
出其東門
  出其東門,閔亂也。公子五爭,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民人思保其室家焉。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雖則如雲,匪我思存。縞衣綦巾,聊樂我員。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雖則如荼,匪我思且。縞衣茹藘,聊可與娛。
出其東門二章,章六句。
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思遇時也。君之澤不下流,民窮於兵革,男女失時,思不期而會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皆臧。
野有蔓草二章,章六句。
溱洧
  溱洧,刺亂也。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淫風大行,莫之能救焉。
  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
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
溱與洧,瀏其清矣。士與女,殷其盈矣。女曰觀乎?士曰既且。
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將謔,贈之以勺藥。
溱洧二章,章十二句。

使用道具 舉報

9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齊風 (今山東東北部) 雞鳴
雞鳴,思賢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陳賢妃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
雞既鳴矣,朝既盈矣。匪雞則鳴,蒼蠅之聲。
東方明矣,朝既昌矣。匪東方則明,月出之光。
蟲飛薨薨,甘與子同夢。會且歸矣,無庶予子憎。
雞鳴三章,章四句。

  還,刺荒也。哀公好田獵,從禽獸而無厭,國人化之,遂成風俗。習於田獵謂之賢,閑於馳逐謂之好焉。
  子之還兮,遭我乎峱之閒兮。並驅從兩肩兮,揖我謂我儇兮。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並驅從兩牡兮,揖我謂我好兮。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陽兮。並驅從兩狼兮,揖我謂我臧兮。
還三章,章四句。
著  著,刺時也。時不親迎也。
  俟我於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瓊華乎而。
俟我於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尚之以瓊瑩乎而。
俟我於堂乎而,充耳以黃乎而,尚之以瓊英乎而。
著三章,章三句。
東方之日
  東方之日,刺衰也。君臣失道,男女淫奔,不能以禮化也。
  東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東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闥兮。在我闥兮,履我發兮。
東方之日二章,章五句。
東方未明
  東方未明,刺無節也。朝廷興居無節,號令不時,挈壺氏不能掌其職焉。
  東方未明,顛倒衣裳。顛之倒之,自公召之。
東方未晞,顛倒裳衣。倒之顛之,自公令之。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不能辰夜,不夙則莫。
東方未明三章,章四句。
南山
  南山,刺襄公也。鳥獸之行,淫乎其妹,大夫遇是惡,作詩而去之。
  南山崔崔,雄狐綏綏。魯道有蕩,齊子由歸。既曰歸止,曷又懷止!
葛屨五兩,冠緌雙止。魯道有蕩,齊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從止!
蓺麻如之何?衡從其畝;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極止!
南山四章,章六句。
甫田
  甫田,大夫刺襄公也。無禮義而求大功,不脩德而求諸侯,志大心勞,所以求者非其道也。
  無田甫田,維莠驕驕。無思遠人,勞心忉忉。
無田甫田,維莠桀桀。無思遠人,勞心怛怛。
婉兮孌兮,總角丱兮。未幾見兮,突而弁兮。
甫田三章,章四句。
盧令
  盧令,刺荒也。襄公好田獵畢弋,而不脩民事,百姓苦之,故陳古以風焉。
  盧令令,其人美且仁。
盧重環,其人美且鬈。
盧重鋂,其人美且偲。
盧令三章,章二句。
敝笱
  敝笱,刺文姜也。齊人惡魯桓公微弱,不能防閑文姜,使至淫亂,為二國患焉。
  敝笱在梁,其魚魴鰥。齊子歸止,其從如雲。
敝笱在梁,其魚魴鱮。齊子歸止,其從如雨。
敝笱在梁,其魚唯唯。齊子歸止,其從如水。
敝笱三章,章四句。
載驅
  載驅,齊人刺襄公也。無禮義故盛其車服,疾驅於通道大都,與文姜淫,播其惡於萬民焉。
  載驅薄薄,簟茀朱鞹。魯道有蕩,齊子發夕。
四驪濟濟,垂轡瀰瀰。魯道有蕩,齊子豈弟。
汶水湯湯,行人彭彭。魯道有蕩,齊子翱翔。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魯道有蕩,齊子遊敖。
載驅四章,章四句。
猗嗟
  猗嗟,刺魯莊公也。齊人傷魯莊公有威儀技藝,然而不能以禮防閑其母,失子之道,人以為齊侯之子焉。
  猗嗟昌兮!頎而長兮。抑若揚兮,美目揚兮。巧趨蹌兮,射則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儀既成兮,終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孌兮!清揚婉兮。舞則選兮,射則貫兮。四矢反兮,以禦亂兮。
猗嗟三章,章六句。

使用道具 舉報

10
 樓主| 休竹客 發表於 2012-6-18 09:00 | 只看該作者
詩經   國風?魏風 (今河南省西北部及山西省東南部) 葛屨
葛屨,刺褊也。魏地陿隘,其民機巧趨利,其君儉嗇褊急,而無德以將之。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摻摻女手,可以縫裳。要之襋之,好人服之。
好人提提,宛然左辟,佩其象揥。維是褊心,是以為刺。
葛屨二章,一章六句、一章五句。
汾沮洳
  汾沮洳,刺儉也。其君儉以能勤,刺不得禮也。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無度,美無度,殊異乎公路。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異乎公行。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異乎公族。
汾沮洳三章,章六句。
園有桃
  園有桃,刺時也。大夫憂其君國小而迫,而儉以嗇,不能用其民,而無德教,日以侵削,故作是詩也。
  園有桃,其實之殽。心之憂矣,我歌且謠。不知我者,謂我士也驕。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憂矣,其誰知之?其誰知之?蓋亦勿思。
園有棘,其實之食。心之憂矣,聊以行國。不我知者,謂我士也罔極。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憂矣,其誰知之?其誰知之?蓋亦勿思。
園有桃二章,章十二句。
陟岵
  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國迫而數侵削,役乎大國,父母兄弟離散,而作是詩也。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無已,上慎旃哉!猶來無止。
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無寐,上慎旃哉!猶來無棄。
陟彼岡兮,瞻望兄兮。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上慎旃哉!猶來無死。
陟岵三章,章六句。
十畝之間
  十畝之間,刺時也。言其國削小,民無所居焉。
  十畝之間兮,桑者閑閑兮,行與子還兮。
十畝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與子逝兮。
十畝之間二章,章三句。
伐檀
  伐檀,刺貪也。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祿,君子不得進仕爾。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輻兮,寘之河之側兮,河水清且直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億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輪兮,寘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淪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囷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鶉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伐檀三章,章九句。
碩鼠
  碩鼠,刺重斂也。國人刺其君重斂,蠶食於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鼠也。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
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
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
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碩鼠三章,章八句。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新疆时时彩